有冤自己洗

时间:2015-7-14 19:54:33

阿贵领到工资时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回家探亲。尽管只有1000元钱,但这是阿贵平生第一次外出打工成功的证明,是阿贵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换来的报酬,足以使自己人模狗样地衣锦还乡了。第二天一早阿贵早早地起了床,换上那套逢年过节才舍得穿的旧西装,还向同事借了根领带皱巴巴地系在颈间,这才志满意得地打道回府。
阿贵的家在离城市二三十公里的紫竹村,回家须乘坐中巴车。阿贵兴冲冲地来到城市客运中心,脚跟还没站稳,便被一个烫着一头爆炸式卷发的售票员拉上了一辆牌号为 3322 的中巴车。
3322 上已基本坐满了乘客,阿贵刚在车厢角落找了个座位坐下,车就启动了。 买票。 上哪里? 紫竹村。 5元。 好。 阿贵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5元纸币,递给了 爆炸式 。
然而, 爆炸式 收钱后,并没给阿贵车票,而是一屁股坐在那里,对着一面小镜子,专心致志地涂起了口红。阿贵等了一会仍没见对方给票,便忍不住提醒道: 售票员,你还没给我车票呢。
不知 爆炸式 是没听见还是太投入了,她竟头也不回茬也不接,依然只顾精心描画她的口红。直到阿贵第三遍提醒对方,她才似笑非笑地回头瞟了阿贵一眼,连讥带讽地反问道: 要票干什么?是回去向你婆娘报销呀?
哄 一声,满车厢的乘客都望着阿贵笑了起来,羞得阿贵一张脸红得像鸡冠头:阿贵二十刚出头,别说婆娘了,连对象还没有呢。但是,天底下任何买卖都讲究个银货两讫,难道我掏钱坐车要张车票也错了吗?阿贵不由得有点恼羞成怒了。但阿贵一向脸皮薄,嘴巴笨,再好的道理到了嘴边也不知怎么说。无奈,阿贵只好眼开眼闭地任她去,免得人家又婆娘长婆娘短地当着众人拿自己寻开心当笑料。
然而,阿贵没想到的是,车刚开到半路, 爆炸式 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突然站了起来,一边飞快地撕着车票,一边飞快地往每个乘客手中塞。阿贵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 爆炸式 的票还没来得及撕给他,中巴车就 嘎 的一声停了下来,紧接着车门打开,下面走上两个戴着大盖帽的交通稽查人员: 各位乘客,对不起,请你们出示当班乘坐的车票。
原来是交通局查票的,阿贵这才恍然大悟。但是, 爆炸式 的车票还没给自己呢,等会人家查票,我拿什么给人家查验呀?正分神,交通稽查员便来到了阿贵的面前: 同志,你的车票呢?
阿贵实话实说: 没有。 怎么没有?没买是吧? 不,买了,我在城里一上车就买的。 那你的车票呢?
她没有给我。 阿贵一指旁边的 爆炸式 。 是她忘了? 没忘。当时我还向她要了,可是、可是她说,她说要 阿贵说到这里,一阵羞涩涌上脸,说不下去了。
她说什么了?你这位小同志怎么回事?有话就直说嘛。 她说,你要车票干什么?难道要回去向婆娘报销吗? 阿贵实在扛不住了,脸红脖子粗地全憋了出来。
上一篇:写给我们即将失去的青春
下一篇:没有资料
此文由芳村茶城普洱茶铁观音茶叶批发网从网上整理编辑而成,如有侵权行为,请通知我们,我们立即删除。芳村茶城网网址:http://www.999chaye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