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才上大学呢

时间:2015-7-3 14:30:38

二十多年前,我所就读的县一中有三个学生考上了名牌大学,分别是孙凯、秦浩宇和我。这在当时是一件很轰动的事情,县长也亲自来到学校,鼓励我们要好好学习,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家乡。最后,还塞给我们每人一千元助学金.
那天,孙凯、秦浩宇和我都十分高兴,大家有说有笑地往外走,准备回家向父母报喜,欢乐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学校门口,直到碰上了同班同学韩大龙。那年高考,韩大龙是全校最后一名,学校明确表示,不再接受其复读。记得那天他穿了件当时社会上流行的花衬衫,故意敞着怀,斜视着我们,很不屑一顾的样子。等我们三个走近,韩大龙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: 呸,儿子才上大学呢!
从小学到高中,韩大龙都是我们班男生的噩梦。这小子人高马大,从小就喜欢欺负人,而且蛮不讲理,我们班的男生几乎都挨过他的打。有好几次,他把孙凯按在地上狠揍,揍得孙凯尿了裤子:秦浩宇曾被他一拳打肿了左眼,回家不敢跟家长说,只说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树上:还有一个同学,因为被韩大龙欺负怕了,后来干脆退了学。课间,韩大龙经常张开双臂往人群里走,谁若是碰到他,就是一顿好打!
韩大龙他爹是个杀猪的,听说他在学校打架,用捆猪的麻绳沾了水,狠狠地抽了他一顿。第二天,韩大龙就偷出那根麻绳带到了学校,扬言若是让他知道了是谁向他爹告的状,也要用麻绳把谁狠揍一顿。那几天,我们班的男生都提心吊胆,生怕被韩大龙找到借口。不幸的是,我在走路时多看了韩大龙一眼,被他发现了,恶狠狠地发话道: 我就知道,一定是你小子告的状,你等着,以后我见一次揍你一次! 在我以后的记忆中,那是我最惊恐的一段日子,以至于那些天我见了韩大龙腿就直打哆嗦。
当时我曾想,我和孙凯、秦浩宇联合起来,和韩大龙好好打一架,未必就打不过他。但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他俩时,孙凯、秦浩宇的脸色都吓白了。他们只愿意和我一起用功,努力学习,考上大学,从此永远摆脱韩大龙。
韩大龙直到最后也没有揍我,这倒不是他突然发了善心。那段时间,我一边千方百计逃避韩大龙,一边发奋学习,几乎每门功课都是第一,被校领导在大会上点名表扬,树为全校的学习标兵。班主任也开始重点培养我和孙凯、秦浩宇,说我们三个是考重点大学的苗子。也许正是因为如此,韩大龙竟然没有动手,只是从那时起,见了我和孙凯、秦浩宇就说: 呸,儿子才上大学呢!
这句话,后来竟成了韩大龙的口头禅!
大学毕业后,孙凯出国深造,秦浩宇分配到省政府办公厅,我则留校当教师。再次见到韩大龙,是在一次老同学聚会的酒桌上。那一年孙凯获得了博士学位,荣归故里,几位高中同学组织了一次聚会,全班来了二十多人。大家都没想到韩大龙会来,事先也没人通知他。有谁会通知他呢?
那天中午,正当大家开始举杯的时候,门被很响地推开了,大家一眼认出进来的是韩大龙。
韩大龙一副当时个体户的打扮,剃着光头,戴着墨镜,手里拎了一箱名酒,进门就放到地上,大声说: 怎么,喝酒也不叫上我? 说完,大咧咧地坐下去,自己倒了一大杯酒,说: 都喝呀! 随即 咕嘟 一口喝了下去,然后逼着我们也像他一样喝完。也许是当年的积威还在,也许是不愿意破坏同学聚会的气氛,大家都把酒喝了。韩大龙紧接着又倒满第二杯
那天,孙凯、秦浩宇和我都喝醉了。这时候,韩大龙俨然又成了全班的老大,用手指着我们,嘴里骂骂咧咧。
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劝他,越劝这家伙越张狂,临了还是那句话: 呸,儿子才上大学呢!
最后,那次同学聚会不欢而散。
一晃,又是十多年过去了。孙凯回国后,进入国家科研单位,成了某领域的专家,秦浩宇当上了处长,我混得惨点儿,但也评上了副教授。听说,那次同学聚会不久,韩大龙因为打架斗殴被劳教了两年。
上一篇:到底谁是法人
下一篇:没有资料
此文由芳村茶城普洱茶铁观音茶叶批发网从网上整理编辑而成,如有侵权行为,请通知我们,我们立即删除。芳村茶城网网址:http://www.999chaye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