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锁大爷

时间:2015-6-17 12:23:04

我出生在清徐县东于镇,小时候的老街 中社街,我是围绕老街和邻里大人的关怀下长大的,而这些呵护关怀我的人也多已作古,至今我还能回忆起他们。他们一个个在世时鲜活的生命,那一副副笑容可掬的脸庞,都在我的记忆中。铁定的大爷刚锁就是我心灵深处影响最深的一个。在中社街上,他是一位受人尊敬,非常勤快而讨人喜欢的人,我们也称呼其为大爷。
刚锁大爷大名叫王增福,在街上人们给其送个外号叫 麻虎 ,为什么人们给他起这么一个不雅的绰号呢?在不大的中社街上,没有谁能说得清楚。在平时,人们习惯叫绰号 麻虎 ,而倒把他的大名给忘了。同辈人、同龄人直呼其为 麻虎 ,而晚辈人或者孩子们却尊称他为 麻虎大爷 ,他也乐就其俗,欣然答应。以致他后来因公死去,在全县闹出个大笑话来,东于下冰雹打死一只 麻虎 。我们边山一带称狼为 麻虎 ,当时我在吴村读小学,那时通讯非常落后,信息非常闭塞,当时这条消息传到学校,我也觉得非常奇怪,认为家乡冰雹下得可能太大了,竟然能将 麻虎 给打死,星期天赶回村后,才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刚锁大爷孤身一人,在我的印象中,他一辈子没有迎妻,膝下无儿无女,但他性格活泼,为人憨厚,说起话来有点凸舌结巴。
在我的记忆中,刚锁大爷最大的嗜好是喝酒,他是个嗜酒如命的人。在街上,有两个特爱喝酒的人,一个是王新正,一个就是他。原先,两个人同住一个大院,整天喝得东倒西歪,浑身的酒味。每到晚饭的时候,他们怀里揣一把小酒壶,顺便就着什么饭菜也能下酒,一喝就醉,酒醉之后满街出洋相,不是追妇女们满街跑,就是挑逗儿童们满街窜。拍拍妇女们的屁股,得到的是她们的唾骂,摸摸孩子们的小脸儿,惹得他们哭几声,尽力挣脱他往家跑,引来的是刚锁大爷侠义的唉声,现在想起来,正如铁定在文章里所说的 一副现代济公活佛的形态 。
在我的脑海里,他是50多岁的人了,但身子骨特结实,一天到晚嘻嘻哈哈,快快乐乐,好像什么忧愁也没有似的。在集体经营的那个时代,街上人们的日子都过得不易,每一家都是紧巴巴的,刚锁大爷因为单身一人,相比之下,没有家庭负担,日子稍为宽松些。在生产队里,什么样的脏活累活他都干过,但一些技术活像一些温室里的育苗、插秧,或者谋划料理的事情他是干不了的,因为他没有文化,算不了帐,也就不会算计别人,就这样一年下来也能挣个多半劳力的工分,过着一人吃饱,全家也就饿不着的生活。那个时候,东于村集体经济还算搞得不错,在全县是社员工分分红比较高的村庄,每年年终也能分得几百块钱,日子过得下去,就很不错了。由于他的刻苦勤快所得吧,据说去世后,家里还有点积蓄。
刚锁大爷不光勤快,而且为人诚实,邻里帮忙,集体劳动,从不奸巧偷懒,干什么事情都很认真,一年四季街上村子里有些红白喜事,他都乐于前去帮忙,东家一天,西家两天,见着什么活做什么活,特别是正席上的一些粗笨活儿,如担水、洗碗,干起来不光认真,还能靠得住。特别是白事埋人,从破墓到一些祭扫焚香的事情人们都让他包了。白事埋人中村里人忌讳干的这样那样的活,他根本不讲究。邻居家谁家打房盖屋。忙碌中少不了他的身影。他为人厚道,待人诚恳,与邻里相处,从来不讨占别人的便宜,平时的街坊邻居中,知道他有点积存,提出个借钱借物什么的,只要家里有,他根本不假思索给拿出来。每到下地回来,他还要忙里忙外,自己做饭,自己洗衣,他经常蹲在自家门前的大石板上,手里端一大碗,狼吞虎咽地吃着饭,街上人说 看麻虎吃饭多会也是香的 。
在我的记忆中,刚锁大爷是一位乐于助人的人。平日里,不管谁家有大事小事,只要他知道了,就主动前去帮助,为邻居们担水、扫院,成为他经常做的事情。他除了爱喝酒以外,还特别爱孩子们。在街上,不管碰上谁家的孩子,他都要逗弄地让人家孩子哭喊一阵,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出于一种人性的本能,因为他没有孩子。他还有一种爱好就是招棋赌博,为此经常让治安大队被捉,虽然赌资不大,只有一毛钱或几分钱,但那时村里对赌博管理特严,抓到赌博的,一要带牌游街示众,二要处罚扫大街劳动,当时我在村里的时候,曾见过几次刚锁大爷因赌博被捉而游街的事情。因他平时爱开玩笑,常对妇女们讲一些胡话,也常给自己惹一些麻烦,好在平时他待人处事厚道,人们也就能原谅他,知道他的为人,把他的过分的举动当作滑稽动作而已了。
他离开这个世界上已经四十多年了,当他被电击死的时候,一同修井的还有我的大爷 贺拉柱,我家的邻居王学几、孙志亮、丁河喜,可能他是年龄最大的一个,那一年他整整六十岁。
他的追悼会我是赶上的,这也是我们老街上召开的最隆重的也是第一次追悼会。大队全体干部,小队的全体队长、全体队员,整个老街围得满是群众,本村的人们为他送行而落下痛心的泪水,他是因公而死的,从此就少了他为乡邻们帮忙担水扫地的身影。
刚锁大爷离开我们四十年了,当他在世时留给人们的是诚实勤快的事迹,逝后为我们留下什么呢?留下的不仅仅是他的绰号,而且在这四十年里,被称作 麻虎井儿 的那口水井水量不减,人们还用它来浇灌农田,它抽出的水还在滋润着大地,那汩汩的井水流淌出来,不就是刚锁大爷的化身吗?他的精神好比这不竭的井水,每日都在潜移默化地奉献着自己。

上一篇:公鸡愤怒了
下一篇:没有资料
此文由芳村茶城普洱茶铁观音茶叶批发网从网上整理编辑而成,如有侵权行为,请通知我们,我们立即删除。芳村茶城网网址:http://www.999chaye.com/